博客域名独立四周年

鲜花总会长出来,不在墙这边相见,就在墙外面思念

2012年6月摄于挪威Trondheim市的Munkholmen岛

看到AdSense给我的卡片提示,说我的AdSense账号四年了。这一算起来,发现 tumutanzi.com 这个域名也注册四年了,当年就是在Google Blogger上绑定域名注册的域名,然后顺便开通了AdSense。从而实现了土木坛子从BSP托管博客到独立博客,一晃四年过去了。

在如今写博客的人越来越少的年代里,我一不小心从当年的搜狐博客上写下第一篇博文开始,断断续续地写了3142天,即使是从独立博客开始算起,也是4个整整的年头。许多事情,只要不放弃,就是坚持。要是让我短时期内写下820多篇原创日志,当然不可能,但时间长了,就容易了。

这么些年来,博客陪我度过了许多难忘的时刻,记录了那些如果不记录就会忘记的时光。有些博文也帮助到了来自全世界的网友。通过和读者们的留言交流,认识了不少朋友,也是通过博客,为自己老家的小孩子们做了点小小的事情。如果没有博客,我肯定无法做到这些事情。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一个中文博客,在两年前左右,土木坛子的域名遭到了GFW的封杀,导致在中国大陆无法正常浏览。虽然我当时也没有放弃使用这个域名写博客,但我料想这个博客的流量地一落千丈。

两年后,土木坛子的访问量每月有近100,000,而当年封杀前的最高月访问量也不到三万。在Feedly订阅服务中,土木坛子的订阅量已经超过800. 这些大大超乎我当年的预料。

甚至,少了中国大陆许多的访问量后,连网站广告的表现都要好很多,因为读者的整体水平大大提高,并且大部分访问量都是是来自欧美华人,或者也可能是使用VPN访问的国内高端网民。

我倒不是说博客最看重的是访问量,而是说从这一点来来看,GFW对土木坛子关上了一扇门,却推开了一扇窗,窗外是更宽阔自由的世界。

博客独立托管在境外后,我越发觉得也只有独立博客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网络自留地,几乎不受任何限制,也只有不受限制,才会发挥出最大的价值。这种乐趣,也只有亲自体验后,才能感受到。

作为一名老博客主,见惯了太多的独立博客建立然后再消失,来来去去,去去来来。如果没有意外,土木坛子会一直坚持下去,继续毫无限制地记录着自己的一点一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