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比利时人游中国:宜昌站/三峡大坝

“带比利时人游中国”系列


地点:湖北宜昌,时间:2014年4月9日-10日

逛完北京后,我们的下一站是宜昌,那里有举世闻名的“三峡大坝”。

把火车上的啤酒全喝光

我们从北京西客站坐普通卧铺去宜昌。来之前,比利时的年轻人就想体验中国的火车卧铺。在火车上睡一晚上,这对于欧洲小国的比利时人来说,无疑是奇特的体验,要知道,比利时的国土面积只有中国最小的省份海南岛(陆地)那么大。如果欧洲的火车行驶一个晚上,估计能从西欧的荷兰开到南欧的西班牙了。

一上火车,麻烦就来了。这些年轻人在窄过道上迟迟不能进入到各自的卧铺,他们在商量谁和谁待一个卧铺空间。在比利时的普通火车上,车票上没有座位和车厢信息,随上随坐。于是,他们拿着手上的卧铺票也商量着座位的事情。

我看他们为这点小事拿着行李箱堵在过道上,觉得不可思议。我估计他们调座位本身没有问题,但挡在过道里太久不好。于是我告诉他们,中国的火车票和比利时不一样,每张票上都有座位号(卧铺号),你们要换,万一乘务员到时不允许,人家完全合理合法。我说完这话后,有些人很快就进了各自的卧铺,他们不想惹来麻烦。

安顿好后,大约过了一个小时,年轻人们要实施他们的计划了,在火车上开Party! 我和其中一位年轻的教授也一起去凑凑热闹,喝一杯意思一下。只见他们全部都集合到火车餐厅里,有个桌子上摆满了啤酒易拉罐,我问他们是不是要喝掉这些啤酒,谁知他们回答我:这些全部已经喝完了,并且餐厅已经无酒可卖了。

当然给我们喝的还是有的。不知谁还带了旅行音箱,放在餐厅里放起了音乐。大家一块有说有笑的,很热闹。学生们问我说,他们这样闹好吗?我问餐厅里的负责乘务员,他说不会,他很高兴这些外国年轻人过来,和中国的年轻人很不一样。

直接将车开到了三峡大坝坝顶

第二天早上早饭的时候,我们就到达了宜昌。一下火车,火车站出口有一群妇女正在表演腰鼓,大家觉得很新奇,一阵观看喝彩,那表演者们也估计从来没有在外国人面前表演,也非常高兴。这时,宜昌当地的一位女导游已经在站台拿着信息牌来接我们了。坐着她安排的大巴车,我们直接向三峡坝区进军。

宜昌位于湖北省西部。山川河流,典型的南方地形,和干旱平坦的北京完全不一样。令我意外的是,三峡库区不知是因为雾还是空气染污,总之能见度非常低。当然,视线范围内的绿色山脉还是很漂亮的。

穿过许多长长的过山隧道,终于到了三峡大坝控制区域。起先由三峡大坝接待处接待,看了看他们的三峡展览馆,还有一部三峡工程宣传片,期间还有一位长得漂亮的服务员为我们讲解,不过她的英文似乎很有限。我向她问了一个很有趣的问题:三峡大坝如何保障安全?假如被导弹攻击?她说:不用担心,常规当量的炸弹要炸掉坝体是不可能的,非常规轰炸的话肯定会有预警,完全可以提前泄洪(她没有提及是否有军事导弹防御系统)。

之后,大家坐上大巴,直接朝大坝开去。三峡大坝控制区域是军事化管理,有好几道关卡,都由类似军人一样的人员守护。一般的旅游大巴也不允许开入控制区域,我们的团队由于之前有国内相关单位沟通好,所以简单核对车牌号和看了领导同意的通行证后,就放行了。

大巴开到了坛子岭上,放下人马,坛子岭可能是游客们能到达的最高点,坛子也站在了坛子岭上了。大家就在这个地方俯视三峡大坝整个工程,包括坝体和五级航运通道。还是因为能见度的原因,真实所看到的三峡和影视资料上的三峡大坝有出入,但三峡大坝的宏伟的确震撼人心。有人看到航运通道边上的汉字:科学发展,和谐三峡,问我是什么意思,我告诉他们,这就是一句标语口号,要科学开发三峡呢。

游客不多。俯视完大坝后,大家又坐上大巴,导游说让车带我们去大坝边上看看,我们问能不能直接上坝?她说也不确定,我这时候建议,让司机试试,不行就算了。没想到,司机开着大巴直接就上坝顶了,期间没有人阻拦。导游说,她从来没有这样干过,她说我们的关系真不一般,肯定是有大人物说了话。

车能开上坝顶,但不能下车,但这也很难得了。大家就在坝顶的车里体验一下三峡大坝:高峡出平湖。照相的照相,感叹的感叹。车子在坝顶开了个来回,让大家过足了瘾。

三峡大坝电厂可从北京控制

接下来,我们来到大坝下游底部的电厂。三峡大坝一共有三个电厂,布置在大坝的后侧,共安装32台70万千瓦水轮发电机组,其中左岸14台,右岸12台,右岸地下6台,另外还有2台5万千瓦的电源机组,用以启动其它电厂机组,总装机容量2250万千瓦,年发电量约1000亿度。

我们要参观的是三峡右岸电厂。负责人严肃地给我们简单介绍后,我们经过安检并寄存好相机等物品后,就进入了发电机组内部。全部由混凝土浇筑的巨大厂房内,分两排安装了巨大的发电机组,但看到的只是顶部,发电机组其它部分看不到。里面空间大,再加上有发电机组的噪音,负责人介绍发电机组的内容很难听得清。

接下来,负责人带我们去了电厂中央控制室(游客只能透过玻璃隔层看到里面的工作区),并介绍了控制室的简单情况,我印象很深刻的是,他说控制室智能化程度很高,并且有两套,如有需要,可以切换到北京的远程控制中心。在现场,我们确实没有看到太多的工作人员在许多指示灯和仪器的控制室,里面也井井有条,我看到电脑的操作系统是Windows。

控制室的墙上贴满了展板,中英文信息具备,详细介绍了三峡大坝的发电机组,并且也介绍了中国正在发展的其它大型水电站,其中将启用的发电机组功率更大,更国产。

我问了负责人都有谁参观过电厂,他说不多,像我们这种高校团体参观,他们接待过美国斯坦福大学的学生。看来我们的确荣幸。

参观完电厂,照了些集体照。就开车去吃午饭了。用餐在三峡大坝的内部餐馆,几乎没有其他人在用餐。每人五十元,比北京实惠多了,有鱼有肉,有蔬菜,我觉得很不错。唯一不足的是,居然连餐巾纸都没有,无法理解。

用完餐后,导游又带我们去河对岸的类似公园一样的地方去转了转。大家在长江边上感受长江,以三峡大坝为背景,合影留念。按下不表。

美中不足的西坝酒店

晚上住在三峡西坝酒店,号称三星级酒店,我头一次住了两间房的套间,感觉比我原来在挪威住过的四星级酒店还要豪华。唯一不爽的是,那个洗澡的水龙头很奇怪,研究了半天墙上的说明,才发现开启方法太另类:需要从龙头出水口往上按一下。后来才发现,住隔壁的比利时教授也和我抱怨,说他也不知如何开启淋浴开关。我于是告诉了他这个技巧。

晚餐就在酒店吃。140元每位,反正是吃得很不错(本身湖北菜就很对我味口),比中午的中餐要好得多。只是饭后,老教授想喝点咖啡,餐厅里的工作人员说:这个真没有。

晚饭后,大家各自散开,听说去市区不是很方便。后来,我才得知,这些年轻人又在酒店外喝开了,又Party了。

第二天早上,办理完退房手续,拿到各自的护照,坐上车,导游把我们送进火车站。我在头一天就叮嘱过她,不要再出现北京火车站那样的麻烦。事实上,在宜昌火车站进站时,根本就没有看车票。中国真是太大了,同样是火车站,不同地方的要求不一样。

这次是动车,直接开往下一站:南京。

Three-gorges-Belgium-travelling (1)

喝光了火车餐厅上的所有啤酒

Three-gorges-Belgium-travelling (2)

腰鼓队迎来外国观众

Three-gorges-Belgium-travelling (3)

三峡大坝展览馆里的三峡模型

Three-gorges-Belgium-travelling (4)

三峡大坝五级航道

Three-gorges-Belgium-travelling (5)

三峡大坝五级航道

Three-gorges-Belgium-travelling (6)

坛子站在坛子岭

Three-gorges-Belgium-travelling (7)

从坛子岭俯看三峡大坝

Three-gorges-Belgium-travelling (8)

三峡大坝坝顶看三峡

Three-gorges-Belgium-travelling (9)

三峡大坝坝顶看三峡

Three-gorges-Belgium-travelling (10)

三峡大坝坝顶看三峡

Three-gorges-Belgium-travelling (11)

三峡大坝坝顶看三峡

Three-gorges-Belgium-travelling (12)

西坝酒店的晚餐

Three-gorges-Belgium-travelling (13)

西坝酒店的晚餐

Three-gorges-Belgium-travelling (14)

酒店的客厅不错

Three-gorges-Belgium-travelling (15)

出发去南京(国外人一般不吃鸡爪之类的东西,他买了一个当“不求人”逗大家玩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