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比利时人游中国:南京站

“带比利时人游中国”系列


地点:南京,时间:2014年4月10日-13日

游览完华北平原的北京到华中山水的三峡大坝,我们坐着动车从宜昌奔向下一站:六朝古都——南京。

除了导游,北京行程没有得到任何国内单位的协助,三峡大坝之旅则明显有人从中协调,否则不可能如此深入地参观三峡大坝。事实上,这协调来自南京。

一路上,我们几乎占了半个车厢。动车很不错,不论是火车的质量还是速度,都完胜比利时的火车。

豪华的苏博特公司

我们一到南京南站,南京方接待单位负责人就来车站接我们了。我和负责人并不陌生,他也曾在根特大学留学,和我同一个导师。他现在已经毕业在南京工作,东家为江苏建筑科学研究院下属单位:苏博特公司,是这次南京招待我们的单位。这个单位我不陌生,两年前我参加过他们组织的一次国际课程

苏博特公司位于南京郊区的江宁区,单独占了很大一块工业园一样的地方。大巴车把人马带到招待单位,直接住进了公司内部招待所。招待所规格很高,我觉得丝毫不亚于三星级宾馆。

我们此行一个重要任务是学术交流。苏博特的商业化科研做得很多。因此,第一件事情,由公司领导出面主持欢迎仪式,期间东南大学材料学院相关负责人也介绍他们的情况。比利时方面,我的博士导师(同时也是所有比利时学生的老师)也已提前飞到南京,作一个短暂访问。双方互相介绍情况之后,大家参观苏博特公司的实验室。

苏博特公司是产学研一体化公司,有一土木工程材料国家重点实验室,因此研发能力非常强。公司领导是近年中国工程院院士新晋升的缪昌文院士——他的老师孙伟教授(东南大学)早就是建筑材料领域为数不多的工程院院士之一。公司非常有钱,再加上是新建国家重点实验室,设备很先进很齐全,即使国内一流高校,也未必能达到这样的条件。

参观完实验室后,就到了晚饭时间,到公司内部餐厅吃饭。作为一公司内部餐厅,里面的食物和摆设可以称得上豪华。我估计这个餐厅是供中层领导以上人员自用——因为楼下还有像国内高校一样的食堂餐厅。负责人甚至告诉我们,为了我们的到来,他们专门请人做了一些西式甜点,中国人的好客之风展现得淋漓尽致。

吃完饭后,晚上没有安排活动,大家坐了一天火车,再加上下午的活动,也累了。我回房间休息,期间和昔日同门聊到半夜。上次我们同时在这里参加国际课程时,现在他已经在这家公司工作了。江宁离市中心较远,学生们好像基本没有离开过招待所。

地铁工地不允许女性进入

南京第二天。上午是缪昌文院士给比利时学生们作一个报告,介绍公司的研究情况。内容较多,给我的总体感觉是他们对水泥混凝土的解决方案就是用外加剂,研发出了各种各样的外加剂,当然也有产品应用到三峡大坝工程上。

报告结束后,去参观南京在建的地铁4号线,让大家到工程现场去看一看。公司的通勤车把我们拉到工地现场。工地负责人在他们办公室简单讲解后,给所有人员配发安全帽,直接到地下的作业现场。施工员不时讲解,我带着扩音器向比利时的年轻人翻译讲解。

走到地铁施工现场尽头,看着施工人员操纵盾构机,一点一点向前掘进,挖出来的土壤添加发泡剂后,经传送带传到地铁井口,再通过龙门升降机带到地上。每掘进一定长度,现场拼装管片,像搭乐高积木一样,管片通过螺丝拼装成一个环,就是地铁通道的最重要结构,它们支撑着地下空间。后续的工作还有灌注砂浆填充管片与土壤层的空隙(也包括土壤沉降后再次灌注)。

我们不少人都坐过地铁,但真正看到地铁施工现场的人恐怕不多。在地下十多米的深处,就是这些工人师傅操作着盾构机在一寸一寸地挖掘着地下通道。可以想象,施工现场工作环境复杂,很脏,甚至有些乱,密闭空间里的噪音也很大。早已习惯地铁通行的人们,谁又会想起这些地铁设计和施工人员的辛苦呢?

从地铁出来后,负责施工员给我说了个小秘密。他说,地铁工地不成文的规矩:女性不让下井!为什么?地下属阴,不吉利。施工员也说,没什么科学根据,但不信这个邪就是不行,容易出事故。而我们今天这些女同学都下井了,实属特例,大概是接待我们的公司领导打了招呼。其实这和我们在三峡开车上坝顶是一回事,也是同一个人。他说,只好在我们走后,他们再向某菩萨多上几柱香。

我没有守住秘密。上车后就给大家讲了,他们听后觉得不可思议。其实,在土木工程领域本来女生就少,到了现场工地,更不适合女性,居然还有这些道门。我个人认为,这应该是心理作用导致的系列反应,否则不可能所谓“灵验”。

参观完地铁工地后,负责人带大家到了一个看起来不像繁华地方的饭店吃饭。事实上,这家饭店非常豪华,窗外就是玄武湖。饭菜不错,还上了据说是天目湖的鱼,但大家喜不喜欢就不知道了。欧美人通常不太习惯吃河鱼,怕鱼刺。负责人跟我讲,公司给了她6000多块,是这顿饭的预算。我们不过30个人左右。

吃完午饭后,下午的节目是南京博物馆。南京方面的导游终于出现了。中国好多博物馆都免费开放,南博也不例外。导游带我们进去,大家走马观花地看了看,可以看到实物展览,也有文字解说,按下不表。

接下来,就是中华门城墙。男同学们是对入口处的射箭很感兴趣,一堆人玩了好一会儿,很可能是觉得箭太便宜了,一块钱一根,而不是欧洲的一欧元左右一根。我印象深刻的是,城墙中有一个门洞居然有一个寺庙一样的地方,摆放了不少菩萨塑像,但我感觉里面充满了铜臭,如果钱多,里面的菩萨可以被个人“请”走。

遥想当年秦淮河畔

晚上是接待单位安排的晚宴。在夫子庙旁秦淮河边的秦淮人家吃晚饭。大家在夫子庙步行街集合,在晚饭前的空隙时间内,我们可以顺便逛一下步行街。夫子庙步行街看起来古香古色,事实上市场经济很红火,不过我觉得都是为了游客,商品质量不高,价格还贵。

我趁这功夫帮我比利时实验室的葡萄牙朋友淘一把紫砂壶。我知道这条街的东西就是那样子,但我也找不到其它地方去买。天空下着小雨,我和我的导师一起,两人撑一把伞,一边带他逛,一边淘紫砂壶。

在一家店铺里,我直接向老板要了店里最好的壶,看起来还不错。我问老板价格,他说要1820。我觉得他看着我带外国人来,宰我,于是说:这个价格不可能。他问我出多少,我不知道具体价格。我们准备走人。

出门时,老板问我到底愿意出多少,我伸出一根指头,意思是100元。老板说太低了,要加点,我一听“加点”,就说200吧——200块钱我觉得值。没有最低,只有更低,打包成交。导师看我现场砍价,佩服我太厉害。

秦淮人家饭店以吃南京小吃为主,但接待单位可能担心我们吃不习惯,所以又上了一些中餐用的菜品,这样一来,相当于一顿饭的功夫要吃两顿饭菜。小吃应接不暇,我都记不住吃了些什么。但我记得饭间的表演节目。舞台拉开,分别有古装打扮的女子演奏二胡和笛子,最后还有老年男子表演空竹。我想这些年轻人也觉得这很有趣,中国人总不至于除了吃还是吃。

饭毕,就是南京款待嘉宾必备的项目:夜游秦淮河。人们坐上游船,在十里秦淮河上逛个来回。尽管白天秦淮河里的水看起来很脏,但夜色下的秦淮河还是有得一看。霓虹灯下,徵派江南古建筑充满了传统中国的味道,遥想当年青楼女子和文人骚客,比现在直接在酒店门缝里塞一张露骨的名片要有意境得多。

比利时的年轻人很开心,到处充满了中国元素。但他们未必能体会得到这段历史,我只好告诉他们:历史上这地方发生的故事,就相当于当今荷兰的红灯区。游完秦淮河后,年轻人们还买了一些啤酒。回到住处在楼下前台开了一个小Party,正好有位女孩过生日。

为什么叫“润扬大桥”?

南京第三天。吃完接待单位的丰盛早餐,开车去看润扬大桥。桥实在太长太高,再加上江上雾大,很难看得清全貌。主要是在润扬大桥旁边的茅以升纪念馆活动,通过图片展和影视资料,初步了解跨江大桥的修建过程,我感觉这些工作项目非常巨大,无论是从资金还是技术上来讲,完成它的确不易。

这里有听到两个有意思的小故事。一、大桥的名字:“润扬大桥”。润扬大桥连接镇江和扬州,按理说起“镇扬大桥”更名正言顺。据说原因是某任领导人有关。二、此桥剪彩时,还是该大领导在前台坐着,某省委领导人说话太快:请XXX书记下台剪彩。故事的后续内容请自行想象。当然,这些都是道听途说,就当玩笑罢了。

看完大桥后,就去参观市中心的紫峰大厦。该大厦是目前南京第一高楼,高度450米,外形据说融入了蟠龙寓意,但我觉得这楼的450米有三分之一是为了高度而高度。游客可以到达72层观光层。从这200多米的高度远眺南京全景,不知道是雾还是什么,视野中除了模糊的玄武湖,其它的东西很难看得清。

之后吃午饭,去了紫峰大厦附近一家不错的饭店,估计又没少花银子,我一直感叹,我们的接待单位真的很有钱。

外国游客也“不文明”

下午是在南京的最后一项户外活动:参观中山陵。这个地方我曾经去过。这次导游带着这帮比利时年轻人去。大家各自行动。反正这种地方也没必要群体活动。我和我的另一同门陪着导师一起逛中山陵,其实他也已经逛过了。

中山陵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入口处的“天下为公”四个字——这不过是一个美好的愿景罢了,另外还有“民族、民生、民权”这三民主义,没有“民主”这一条,看来孙先生是预言对了。中山陵中间有一块立碑,上书:“中国国民党葬总理孙先生于此,中华民国十八年六月一日”,我很敬佩这个年号一直被保留下来了。站在中山陵的顶部远看着南京全貌,想想南京这个地方也够有意思,只要定都于此,都是短命王朝。

逛完中山陵后,是朱元璋陵墓:明孝陵,时间来不及,我们只逛了那几十只神道石刻:神兽石像。大家有说有笑,期间教授和学生们还骑上这些神兽,“不文明”的游客习惯也不只是我们中国人有。

兴奋的卡拉OK

晚上,回接待单位的招待所,吃饭。最后一个保留节目:在公司内部的娱乐室唱卡拉OK!欧洲人很少有卡拉OK的地方,他们听说过,但从未体验过。这次终于可以体验正宗的卡拉OK了,很兴奋。公司准备了各式饮料和红酒等,这是商业卡拉OK都未必有的服务。机器里有不少英文歌曲,大家唱得很开心,连教授们都放开了唱。我导师的三个中国学生都在,那两位都不愿意唱,我只好点了一首《海阔天空》,高歌一把总算拉回中国人的面子。

下一站:苏州

快乐的时光总是太快。睡完这一觉,次日早饭完毕,苏州上海方面的导游开着大巴车来接我们了,我们要离开这个快乐之地奔向下一站:取道无锡到达苏州,最后再到最后一站:上海。

鸣谢:在南京我基本上没有操心行程,感谢江苏建科院苏博特公司的热情接待。

Nanjing-Belgium-travelling (1)

Nanjing-Belgium-travelling (2)

Nanjing-Belgium-travelling (3)

Nanjing-Belgium-travelling (4)

Nanjing-Belgium-travelling (5)

Nanjing-Belgium-travelling (6)

Nanjing-Belgium-travelling (7)

Nanjing-Belgium-travelling (8)

Nanjing-Belgium-travelling (9)

Nanjing-Belgium-travelling (10)

Nanjing-Belgium-travelling (11)

Nanjing-Belgium-travelling (12)

Nanjing-Belgium-travelling (13)

Nanjing-Belgium-travelling (14)

Nanjing-Belgium-travelling (15)

Nanjing-Belgium-travelling (16)

Nanjing-Belgium-travelling (17)

Nanjing-Belgium-travelling (18)

Nanjing-Belgium-travelling (19)

Nanjing-Belgium-travelling (20)

Nanjing-Belgium-travelling (21)

Nanjing-Belgium-travelling (22)

Nanjing-Belgium-travelling (23)

Nanjing-Belgium-travelling (24)

Nanjing-Belgium-travelling (25)

Nanjing-Belgium-travelling (26)

Nanjing-Belgium-travelling (27)

Nanjing-Belgium-travelling (28)

Nanjing-Belgium-travelling (29)

Nanjing-Belgium-travelling (30)

Nanjing-Belgium-travelling (31)

Nanjing-Belgium-travelling (32)

Nanjing-Belgium-travelling (33)

Nanjing-Belgium-travelling (34)

Nanjing-Belgium-travelling (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