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提起我的单人照心中都是泪

老板给我发邮件,让我提供一张个人照片给他,他在介绍团队的资料中需要用。我告诉他,我真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个人照片。只好勉强挑了一张给他,这是一张我原来在比利时根特学联时,人家让我发言时,被陆柏毅这位哥们拍下来的(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他的相机是一部3000欧元的相机。

Tan-Zhijun-portrait

我觉得这张照片里的我像个人样。我于是将我的头像从中截取下来——因为这张照片里我和当时学联主席黄超伯拍在了一起,以备不时之需。

Zhijun-Tan

我的老板回复:他对他的个人照也有类似感觉——意思也是没有他满意的单人照片。看来真是人以群分,我发现我和老板又多了一个相似的地方了。

I feel similarly about photos of me… but that one is fine, thanks.

为什么我没有满意的单人照?我的单人照都是家里领导照的,不论去哪里玩,她没有心思和意识给我拍照,就是我让她帮我用心照,所拍的照片也基本不能入我的眼。我本来不讲究照相的技巧,而她比我更不讲究。每次说起这件事,我心中都是泪。

我当然可以教她几个简单的拍照技巧,比如说什么三分法构图),可是,她不听我的这一套。我知道改变一个人实在是太难了,所以我后来就不提这件事了。

当然,你不必担心我和家里领导的关系。我和我家领导之间的关系还是很和谐的,结婚这么多年,几乎不吵架。各位过来人和即将过来的人,现在我告诉你我的秘诀:对,不要试图去改变对方——至少在许多事情上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