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光辉博士致比利时根特大学的一封公开信

博主说明:本公开信作者系杨光辉博士,公开信得到作者授权允许,原文地址

作为校友,我得知20年前他在根特大学留学期间有此遭遇,至今未得到满意答复。我不知事情细节经过,但相信并非空穴来风,杨博士已到知天命年龄,重提此事,并非儿戏。此事亦涉及到根特大学的教授作风、校方治校水平和大学精神,也牵涉到比利时的法律制度和法治水平。

同时,对于众多在海外留学的中国人来讲,也是一个启示,对于华人的地位,一方面与国家的发展实力密切相关,另一面,面对不公,在掌握一定方法技巧情况下,必须勇于争取,从来没有什么救世主,权益和尊严不会从天而降。

同样作为根特大学的校友,我认为不管此事过程、结果如何,公开妥善处理可能是最好的办法。土木坛子会保持关注此事的后续进展。

以下为公开信全文:

今年是中国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为了牢记历史、缅怀先烈、维护和平,中国政府决定首次举办包括阅兵仪式在内的大型纪念活动。

70多年前的第二次世界大战,给全世界人民带来了深重的苦难。二战以后,作为二战战争罪犯和战败国,德国政府彻底清算了法西斯德国的罪行,立法禁止了任何纳粹复活的活动,对战争受害者进行了赔偿,并真诚地向受害国人民道歉。德国总统的“华沙一跪”震动了世界,也得到了战争受害国的接受和原谅,从那时起,德国重新站了起来。

反观日本,同样作为二战的战争罪犯和战败国,仍然不愿深刻反思过去的战争罪行,不愿真诚地向亚洲受害国人民道歉,还蓄意掩盖和粉饰在二战期间犯下的反人类罪行。也因为如此,日本直到现在仍然是一个政治上的“侏儒”国家,没有成为一个被普遍认可的正常国家。

过去一些年来,包括美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在内的许多西方国家,都为当年对华人的种族歧视和迫害行为作出了道歉。

回顾20多年前我在根特大学的留学经历,刻骨铭心、终身难忘。尤其是受到Henri Muller-Malek教授的严重种族歧视和迫害,虽然当时得到了工学院院长Eric. Noldus教授和“Ombudsman” Pascal Verdonck博士的全力支持,也得到了根特法院的帮助并给我指派了免费律师,但是根特大学校方至今始终没有给本人一个正式的官方说法。

今年8月底和9月初,我们全家将重回根特故地重游,缅怀当年勤工俭学、艰苦奋斗、抵制歧视、反抗迫害的峥嵘岁月,同时这对根特大学校方也是一个“时间窗口”,希望根特大学校方利用这段时间,给予本人一个正式的官方说法。

我要求根特大学校方就当年个别教授对中国留学生的种族歧视行为和不公正待遇作出一个正式的官方道歉。

YangGuanghui-1

杨光辉博士的博士论文

YangGuanghui-2

杨光辉博士的出版专著

YangGuanghui-3

杨光辉博士当年根特大学的学生证

Update(2015年7月18日):‪#‎UGent‬ ‪#‎Discrimination‬ ‪#‎Racism 公开信已由根特大学驻京代表翻译成英文,可能已经递送给了相应人员。

ugent-racialist-discrimintation-update-1

This year is the 20th anniversary of return home after my study in Belgium. Recalling the experience of 20 years ago when I was studying at the University of Ghent, they are memorable and unforgettable. Especially the part when I was suffering serious discrimination and persecution by Professor Henri Muller-Malek. Although at that time I was fully supported by the former Dean prof. Eric. Noldus and “Ombudsman”- Dr. Pascal Verdonck. I was also been helped by Ghent court and they assigned me a free lawyer. But Ghent University so far has not ever given me an official statement.

By the end of August and early September 2015, our family will return to Ghent for a visit. To recall those years of hard work and study, to recall those glory days when we fought against discrimination and persecution. And this might be the chance of the Ghent University. I hope that Ghent university will use this opportunity and give me an official statement.

I request that Ghent University must make an official apology to the Chinese student for the individual acts of racial discrimination by the professor at that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