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版的方鸿渐们

以前,偶尔会收到发自英国的中文垃圾邮件,说可以提供论文代写的服务。考虑到我的电子邮箱资料在网上是公开的,这种事情并不奇怪,更何况我不相信也不需要这种服务。

然而,不久前在一个英国华人超市里免费派送的报纸上,看到这些论文代写的广告,直白明了:“论文代写,解决你的毕业论文难题”。连隐晦的用语“论文润色辅导”这样的字眼都不使用。并且这种广告不是个例。

uk-chinese-newspaper-1

华人中文报纸在国外算不上主流平面媒体,但好歹也是一份正式出版物。我感觉这背后必定有很一个较大的市场,才会上升到直接到报纸上打广告,针对目标就是那些有需要的华人留学生。

出于好奇,我问了一个在我们实验室做实验的谢菲尔德大学的硕士研究生,问她身边有没有这样的事情。她告诉我,还真有。一些中国本科生和硕士生,尤其是一些不需要做实验的非理工科学生,因担心自己写不好——内容和语言双方面,有可能会求助于这种服务,直接交钱完成差事。反正也查不出来,这种代写不是抄袭,自然反抄袭软件查不出来。

似乎看起来,这样获得的学历文凭,比钱钟书《围城》中的克莱登大学文凭还是要有分量些。克莱登大学是一所纯粹的野鸡大学。只可惜,英国大学的培养体制,被这些学生玩坏了,学生们的论文能从这些教授们眼皮底下通过,足够说明这个体系并不完美。

直到我看到一则新闻,标题是:悉尼大学中国学生大量挂科,内容如下:

悉尼大学商学院举行了《商学批判性思维》和《商业成功学》期末考试,1200名学生中,有37%的学生挂了第一门,12%没有通过第二门。大部分挂科的学生是中国学生。校方指这些学生“英文水平”和“批判性思维”不够,学生则予以否认,认为是他们对新的考试方式准备不够充分——考试要求在课堂上完成一篇论文。商学院副院长约翰·谢尔兹(John Shields)认为挂科的主要原因是,两门课程特别注重批判性思维,中国学生学习方式相对被动;另外一个原因是部分学生英语水平欠佳。学生拒绝了英语水平不够的说法,称如果不通过英语考试,他们不可能入学。谢尔兹称,一些在家里完成论文的考生成绩出乎意料的好,这些人可能获得了不适当的帮助。谢尔兹说:“我们可以通过防抄袭软件消灭抄袭,但是主要的问题不是抄袭,而是代笔。”目前没有确凿的证据来证明谢尔兹的说​​法。

我估计澳洲的大学教授们感觉到了问题所在,至少我相信悉尼大学商学院副院长约翰·谢尔兹一定大概猜到了其中的问题,所以换了一种测试方式。挂科未通过的学生肯定有被冤枉的,但全部被冤枉也不太可能。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BTW,上面提到的国外华人报纸,都是一些没有底线的非主流报纸,请看下面的报纸广告:

uk-chinese-newspaper-2

注:凤楼式卖淫色情服务在英国好像合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