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观阿伯丁大学水泥研究实验室有感

aberdeen-beach

苏格兰阿伯丁海滩

武侠小说中的武林高手,总是喜欢寻找武林秘籍和特别的武器,不这样就无法独霸武林。在科研领域中,科研人员经常希望拥有最先进的科研设备和最齐全的配套服务,以为这样做起科研来,自然会得心应手,做出世界一流的研究成果。我曾经就一直持有这样的观点。

事实上真是如此?我在国内国外参观过不少实验室,大学、公司、研究所都有。国外的实验室总体规模比较好,但也往往并不齐全,有的大学由于年代久远,老的实验设备来不及更新换代。相反,国内一些新建的实验室,设备更全更新一些。

我原来在哈尔滨工业大学念研究生的时候,我们的主力实验室是一个地下室隔间,连手机信号都没有,常规设备都不齐,杂物堆得拥挤不堪。然而,就是从那里毕业了不少学生。

后来到比利时根特大学后,我们Magnel水泥和混凝土实验室相当宏大,设备也不少,不论是宏观的6000 KN全计算机控制的压力机还是微观方面的激光粉末颗粒分析仪等,让我顿然感觉之前在国内实验室简直是小作坊。

即使如此,我的博士课题依然有不少内容需要从其它实验室找条件完成,因为我需要的设备和技术我们实验室没有。我就想,也许我们的实验室还是不够好,也许更好的大学里会有更齐全的实验室。

我来到英国的大学实验室后,同事告诉我这可能是英国最好的水泥实验室,我看着那间较新但并不算大的实验室,心存怀疑又不便于表达:真的吗?在整个大学里,即使那个所谓英国最大的土木工程实验室,他们的压力机也只能达到2000 KN左右,并且不是计算机自动控制,真是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我仍然觉得也许更厉害的大学或者研究组会有更好更齐全的设备。

这几天,我在英国苏格兰阿伯丁大学开会,我主动联系会议组,要求参观水泥领域泰斗研究人物F.P. Glasser教授的实验室。85岁高龄的Glasser教授依然活跃在水泥研究领域,我想他的实验室应该是好得不得了,又新,设备又先进,没准还有一些独门绝技……

aberdeen-university-cememt-lab

阿伯丁大学水泥研究实验室

走进他们的实验室,我很快发现,根本不是我想象的那样,除了较新的XRD设备和较多水泥煅烧设备,他们的实验室规模又小又简单,许多常规设备要么没有见到,要么就是陈旧,化学药品摆放得到处都是(他们归属化学系而不是材料系或者土木工程系),初看的感觉就像这座500多年历史的大学一样,绝对不像现代化的高精尖端实验室。甚至,他们也有一间像我在哈尔滨时候的地下室——也没有手机信号,好几个科研人员在不停地忙碌,研究使用镁水泥捕捉二氧化碳。

这样的实验室,条件并不算先进,然而这并不妨碍他们这个研究组在全世界水泥领域做出了不少的科研成果。我参观完后,心里并没有失落感,相反,我突然明白,理想的实验室并不存在,也不是必须,它们并不是做好科研的绝对条件。

自己实验室没有的东西,可以想办法实现,要么自己需要时买,要么找其它资源。任何一个大学或者科研单位,在有限的投入下,不可能配置全世界上所有先进的设备。各个科研单位之间的设备和资源能够共享利用好就已经相当不错了。

我当然不是说科研不需要客观条件:实验室的硬件设备,我想强调的是使用这些实验设备的科研人员,他们努力的科研工作和创新性思维的重要性绝对不容忽视。用电影里的一句台词来说:21世纪什么最贵?人才。

2015年8月29日 写于从阿伯丁返回谢菲尔德的火车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