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大叔的焦虑

英格兰风景

最近学校系里一个主管公共关系宣传的负责人(非教学和科研岗位)宣布跳槽了,要跑到市区新开的宜家去当一个市场营销经理,她说从多年以来面对学校品牌建设、研究生、研究者,现在要转向面对宜家的肉球(宜家的快餐)、家具,并欢迎大家去宜家购物。

无独有偶,我一个在国内南方某高校的同学,最近私下告诉我,他从高校跳槽了,跑到一个人力资源公司去做猎头。想必也是已经厌倦了吧。再找一些待遇更好,更让自己有点激情的工作去做。

他告诉我,根据他们做猎头这一行的行规,在建筑行业,40岁以后,除非特别优秀,一般他们都不去猎了。因为你已经没有挖的价值。无论老一辈的人怎么对年轻人不满,必须面对的事实是,改变世界的还就是年轻人,他们有他们的玩法。

我想想自己的年龄,也已经30好几了。大学毕业以后,我绝大部分同学都已经开始工作,而我一直继续在高校里面徘徊。出国在外近8年,我就像隐居山林,比较悠闲,但也毫无建树。八年时间,抗日战争都已经把日本鬼子打跑了。

人生有多少个八年值得去浪费?如果按65岁退休的话,我只剩30来年时间去工作,如果人到40以后就没有被挖的价值,留给我的时间窗口也就不多了,也就只剩几年的时间还能够拼一把,干一点自己觉得会出成绩的事情。想到这里,我就感到一种莫名的彷徨和焦虑感。

当你没有钱的时候,你想挣一点钱养家糊口,这无可厚非、天经地义。可是当你把温饱问题解决之后,如果事业上没有更大的进步空间,我想那种温水煮青蛙的得过且过的状态,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承受的。

幸好在我这个年龄段,我还能够就这样的事情进行思考。作为一个正常的年轻人,总会有点追求,可是我们应该干什么呢?得过且过吗?还是追求自己有兴趣的事情?在自己智商、情商和身体素质都最好的状态下,是不是应该干一些能让自己眼下觉得兴奋与未来觉得自豪的事情?否则在垂老之年会不会留下太多的遗憾?我不知道,我想可能是吧。辜负青春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可是我们敢冒风险吗?一般人都不愿意冒风险,可是正如Facebook创始人的投资人Peter Thiel所说:

在一个变化如此快的世界里,你最大的风险就是不冒风险(In a world that’s changing so quickly, the biggest risk you can take is not taking any risk)。

而我们是不是应该走一条少有人走过的路,才能够另辟一番新天地?就像年轻人找对象,看看那些渣男怀抱里的美女和身边那么多单着的大龄优秀女青年,就是这么个道理。不要执念在自己的小世界里。

在我们年轻的时候,我们很多人都有梦想和理想,我们甚至会抬头仰望星空。当我们长大之后进入社会工作了,成家了,被世俗所烦恼,被现实所围困,我们从此低头再也不会仰望星空,也没有所谓的理想与梦想。也许,我们是不是应该把它反过来?

我想,在我这个年龄段,如果还能保持有理想和梦想,还有激情去为之奋斗,这应该是一件好事情。长者说得好

一个人的命运啊,当然要靠自我奋斗,但是也要考虑到历史的行程。

当你拥有一定的能力,就应该干相应的事情,顺应这个时代的潮流,而不是浪费这些资源和能力。英雄能造时势,天生不是英雄,就顺着时势努力成为英雄。

愿你没有我这样的焦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