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就是一种修行

我小的时候,总以为出家是人们解脱烦恼的最好方式。武侠小说里的高手,总是在尘世间无法解脱的时候,就出家一了百了。

现在我当然不再认为出家是一种解脱。出家只是修行的一种方式,这种方式比不出家更难,有各种清规约束,显然不是解脱,而是一种更高形式的追求——追求什么我也不说清。因此许多人想靠出家来远离尘世间的烦恼,这也许更难达到目的。

所谓修行,我的理解是对自己不当行为——包括思想,不断地修理。因此,对自己各种妄念的克服即是修自己的行。说起来容易,做起来艰难。与天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与自己“斗”,其难重重。

假使人能做到与自己斗,战胜自己的缺陷,不断地修行,苟日新,日日新,离“神”就越来越近了。比起“快乐”的猪,做人很痛苦,做“神”更痛苦,各种欲望想都不能想,更别说去满足,所以能成为“神”的人很少,正因为少,也最值得敬佩,比如不远万里来到中国做志愿者的卢安克

修行也是一种信仰。有了信仰,才会有精神支柱。信仰这个东西,并不局限于宗教信仰,它就像一台电脑需要一个操作系统,否则再好的硬件也无法发挥出最好的功能。信仰这个东西,也是一种价值观、指路牌,否则,凭什么要这样而不是那样修行?

鞍山钢铁的郭明义同志,听说他“自愿”献血是他自己的身体血液体积的20倍。普通人要是献如此之多的血,估计早就趴下了,但郭明义同志没有。因为他有自己的信仰,那种无私的为人民服务的思想,有了这种精神的力量,他没有趴下。

当然,他看起来非常虚弱,我个人觉得这反而证明了献血这个事情需谨慎,它可能并不是我们见到的那种口号:献血有益健康。只是郭明义同志强大的信仰支撑了他,他修到了一般人做不到的“行”。

人生就是不断地修行。修行也不讲究形式,李二和在《流浪的梦》中说:“生活是最本真的修行,修炼是无须讲求形式的。时空中无处不教堂,无处不佛堂;无处不天堂,也无处不地狱。”运用之妙,存乎一心。

活着就是一种修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