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大叔的焦虑

英格兰风景

最近学校系里一个主管公共关系宣传的负责人(非教学和科研岗位)宣布跳槽了,要跑到市区新开的宜家去当一个市场营销经理,她说从多年以来面对学校品牌建设、研究生、研究者,现在要转向面对宜家的肉球(宜家的快餐)、家具,并欢迎大家去宜家购物。

无独有偶,我一个在国内南方某高校的同学,最近私下告诉我,他从高校跳槽了,跑到一个人力资源公司去做猎头。想必也是已经厌倦了吧。再找一些待遇更好,更让自己有点激情的......

看得太多,做得太少

周一是个特别的日子,它与松散的周末不一样。于是,我忘带了自己的手机。晚上回来,打开手机一看,什么事情都没有,倒是微信里高中同学在群里点名问我:

大家有没有儿童教育方面的Facebook名人、微博名人或微信公众号推荐?

既然点名了,回复一下比较礼貌:

让你失望,我没有任何这方面的信息。世界太吵,我喜欢静静。另外,我感觉大多数人是看得太多,做得太少。当然这绝不是说我做得多好似的。

我的确经常会记录一下我的孩子成长中的一些事情。这并不表明我是育儿方面的专家。我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记录,我怕我将来忘了这些片断瞬间,因为我感觉和孩子相处、一起成长的绝大部分时光都很美好,仅此而已。

事实上......

重读《小马过河》

早上起来时,在我的脑海里冒出来小学时候学过的一篇故事,叫《小马过河》,把原文找到重读了一遍:

《小马过河》

作者:彭文席

有一天,住在马棚里的老马对小马说:“你已经长大了,能帮妈妈做点事吗?”小马说:“怎么不能?我很愿意帮您做事。”老马高兴地说:“那好啊,你把这半口袋麦子驮到磨坊去吧。”

小马驮起口袋,飞快地往磨坊跑去。一条小河挡住了小马的去路。面对哗哗流着的河水,小马心想:“我能不能过去呢?如果妈妈在身边,问问她该怎么办,那多好啊!”可是现在他离家很远了。这时,他看见一头老牛在河边吃草,就过去问道:“牛伯伯,请您告诉我,这条河,我能趟过去吗?”老牛说:“水很浅,刚没小腿,能趟过去。......

活着就是一种修行

我小的时候,总以为出家是人们解脱烦恼的最好方式。武侠小说里的高手,总是在尘世间无法解脱的时候,就出家一了百了。

现在我当然不再认为出家是一种解脱。出家只是修行的一种方式,这种方式比不出家更难,有各种清规约束,显然不是解脱,而是一种更高形式的追求——追求什么我也不说清。因此许多人想靠出家来远离尘世间的烦恼,这也许更难达到目的。

所谓修行,我的理解是对自己不当行为——包括思想,不断地修理。因此,对自己各种妄念的克服即是修自己的行。说起来容易,做起来艰难。与天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与自己“斗”,其难重重。

假使人能做到与自己斗,战胜自己的缺陷,不断地修行,苟日新,日日新,离“神”就越来......

生命的长度和宽度

上周日去看望一位身患白血病的留学生。他在患重病的时候,依然乐观地面对着一切。和我聊天时候很平静,谈话内容也很家常——此时的平静与家常并不容易做到。

当然他这种乐观不是盲目地乐观。因为他对我说,他想过各种结果,最好的与最不好的。唯一让他担心的是他母亲,不能承受这个事实。有一回,他甚至和他亲姐姐聊天时说:希望能把自己冻起来,冻到人类能攻克这一难题的时候。

这不是小说中的故事,而是身边真真实实正在发生的事情。对健康生命的渴望,只有真正身患重病的人才最有体会。而我们暂时还正常的人,有没有想过:假如某一天……我们怎么办?

当我想到生命的终点时,我就想到了每一个生命的长度与宽度。生命的长度无法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