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一部手机的离奇故事》

在分享完《一部手机的离奇故事》一文后,我没有想到大家会如此感兴趣,并在文后留下了诸多评论和留言。但我这次基本上是在文中讲述故事,不做输出观点,我不想像CCTV新闻联播一样在新闻事件后面来个:本台评论……与其故事讲述人说出观点,还不如让听众去自己想。

在那篇博文留言中,就有一个非常好的朋友留下了这样一条评论(应他的要求,我删去了):

你不适合在中国了,这次回来,我心情不太好,这个单位出现了前所未有的买官现象,人渣大摇大摆的当官,个别中层领导勾引成功小20岁的女同事,更可气的是掌握资源的人,把能干活的人当牛做马,却把课程改革负责人经费视作儿戏分给搞党建的完全非专业人士,我只想说一个字,卧槽!......

如何优雅地说脏话?

老子曰:高下相倾。有美便有丑,善恶总相随。我们平时生活中说话聊天中,总会有人说些脏话,尤其是骂人的时候。我见过农村妇人之间吵架的时候,脏话排山倒海般,要多难听有多难听。

存在即有道理,与“干净话”相比,脏话有它存在的理由。最重要的是用来骂人,扯上人体器官,将对方全家人都问候个遍,然后跟打了个胜仗一般得意。即使是不骂人,遇到不顺心的事情时,脱口而出一句脏话,也有一种大吐不快的感觉,心理学家可能会说:这是在减轻心理压力。

在我看来,脏话分两种,硬脏话与软脏话。所谓硬脏话便是刺裸裸的脏话,相信每个人都或多或少地遇到过,知道些。口语中语言一说而过,硬脏话说得更多一些。

而软脏话,像是盖了一层布的......

活着就是一种修行

我小的时候,总以为出家是人们解脱烦恼的最好方式。武侠小说里的高手,总是在尘世间无法解脱的时候,就出家一了百了。

现在我当然不再认为出家是一种解脱。出家只是修行的一种方式,这种方式比不出家更难,有各种清规约束,显然不是解脱,而是一种更高形式的追求——追求什么我也不说清。因此许多人想靠出家来远离尘世间的烦恼,这也许更难达到目的。

所谓修行,我的理解是对自己不当行为——包括思想,不断地修理。因此,对自己各种妄念的克服即是修自己的行。说起来容易,做起来艰难。与天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与自己“斗”,其难重重。

假使人能做到与自己斗,战胜自己的缺陷,不断地修行,苟日新,日日新,离“神”就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