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化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变化年年有,今年特别多。以前总会有很多计划,即便没有写到纸上,也会在心里,现在觉得太多的变化会改变计划。

没想到会退出国内博士,放弃了。没想到会出国,来到比利时了。没想到会结婚,成家了。没想到会有小孩,怀孕了。

再多的计划,也赶不上更多的变化。只能顺势而立了。有太多的变化没想到。

今天去接了同门的两个中国学生,也就是我未来的同一个导师的学生了。还好,挺累的,但能让新人们感觉到我的服务带来的便利,我就满足了。初次来到国外的时候,那种无助和不便我深有体会,假如此时有人帮助,那是再好不过了。

09/10/2009

和导师预约

昨天和导师预约谈一下课题的事情,后来老师又说没有空,大概是过两天要去南方开会,需要整理材料,看来又得等下次了。

有时候实在不明白,导师带学生,到底应该把学生放在什么位置呢?我的导师还算是非常好的了,要是遇上很不负责任的导师,那是多么尴尬的情况呢?

读不读博士?

“这得看你个人的追求,你要是单看钱的话,我现在有的同学发财了,当官了,那就没法说了。”

这是我的弹塑性力学老师曾经和我聊天时说的一句话。

念不念博士呢?这是我进入研究生学习之始就开始思考的一个问题,它甚至陪伴了我的整个研究生阶段。最近学院里关于念不念博士的事,出现了较大的变化。四个院士除了沈世钊老师没有学生退出博士外,其它三个院士都有同学退出直博(直接攻读博士学位,即不用进行全国统一入学考试,相当于保送博士),这似乎让本来就没有多少人数的直博同学有了一些想法。

如果把直博的这群人比作社会主义阵营的话,这次退博事件简直就是东欧巨变,苏联解体。我们这一届本来共有22名同学确定直博(共有10......

五一节的第一天[2]

中午午休时,导师打电话问我晚上有没有时间,如果有时间就到他家去吃饭,他做鱼给我们吃!真是太感动了,导师这么大的年纪了,还如此般细心体贴到我们这些只身一人在校渡假的人。

其实半年来,我到导师家吃饭都好几回了,他经常叫我有空就到他家去玩。导师性格非常和蔼,不论是从学术方面,还是对学生的体贴方面来讲,都是令我及师兄师姐们非常敬佩的。我想,在国内现在的这种学术环境下,像我导师这么好的老师已经不多见了,我真庆幸自己能遇到这么好的一个导师。不论是从求学还是为人方面,都是我的一个良师益友!我就见学院里一个学术非常牛的年轻女导师(已评为“长江学者”),她居然半年了还叫不出她其中两个新进来的硕士生名字!

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