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不读博士?

“这得看你个人的追求,你要是单看钱的话,我现在有的同学发财了,当官了,那就没法说了。”

这是我的弹塑性力学老师曾经和我聊天时说的一句话。

念不念博士呢?这是我进入研究生学习之始就开始思考的一个问题,它甚至陪伴了我的整个研究生阶段。最近学院里关于念不念博士的事,出现了较大的变化。四个院士除了沈世钊老师没有学生退出博士外,其它三个院士都有同学退出直博(直接攻读博士学位,即不用进行全国统一入学考试,相当于保送博士),这似乎让本来就没有多少人数的直博同学有了一些想法。

如果把直博的这群人比作社会主义阵营的话,这次退博事件简直就是东欧巨变,苏联解体。我们这一届本来共有22名同学确定直博(共有10......

学点英语好

今天为了给一个朋友寄点资料,就去了学校的邮局邮寄东西。

由于是五一的第一天上班,邮局有很多的信件需要处理。邮局的阿姨与我是很熟的,于是她叫帮她分拣一些国外发过来的邮件——学校的老师和博士们好多会与国外发生一些学术联系。其实我以前也帮邮局的阿姨们分拣了很多国外邮件,因为她们是不懂这些英语的,我为了图省事,就告诉她们我们二校区几个院系的英文名称是怎么写的,这样她们自己就能分拣出这些外文邮件是发给谁的了。

可是她们还是不记这几个再简单不过的单词——其实这只需要记三组单词就OK了,因为我们二校区只在三个大院——土木、市政、交通,多么简单的事啊!就这么三个院系,可她们还是不认识这几个单词,于是每次我......

研究生的联谊会

到了研究生,才知道,原来研究生也是这么上的。女硕士们——那些没有男友的都是和男生一样急!上次工大就组织了一个聚会,请了人家哈医大的170个女研究生过来!

说是联谊,其实这目的单纯得不能再单纯!不就是为了凑合几对嘛!谁知道后来这活动一结束,人家哈医大的姑娘们还说,工大的男生有点腼腆!真是要晕了,医大的女生就是牛!竟然希望工大的男生们更主动些!

那天我们宿舍去了一个代表,他的号码是男18号,也不知道他去的感觉怎么样,不得而知。

在哈工大的感受

今天见了导师,他本来要打算收三个学生的,结果学校有规定,对六十五岁以上的导师只能带一个学生,没有想到我就成了他的唯一一个硕士了,真是感觉有那么一点荣幸,我想我都可能是他的最后一个硕士了,也就是关门弟子了~

哈工大可能真是个不错的学校,来这儿的学生也都有那么两下子,昨天见了一个据称是湖大建工第一名的学生,他被保送到同济都没有去,偏要来哈工大跟着欧进萍院士念硕士,当初哈工的李惠老师亲自打电话给他,他都没有理她,没有想到再起欧院士现在被调到大连理工大学当校长去了,真是计划没有变化快。那个学生也是我们湖南的,我发现我们这届硕士有很多湖南的老乡,我真为自己是个湖南人而自豪。难怪李惠老师这么喜欢湖南的学......

新的生活开始了

昨天来到了哈尔滨,坐了三十五个小时的火车,人都快坐出毛病了,不过也没有办法啊,现在是学生时代,没有太多的银子啊,所以只能选个硬座喽,呵呵,好在年轻,要不真的会在火车里出不来了……

初来哈尔滨,感觉这边也是比较热,不过晚上还是相当凉快的,毕竟这是中国的最北边了啊。想到在这里至少要生活两年,心里头有点迷茫,哈工大给我的感受还不错,但愿自己在这会好起来吧。

今天中午和朋友去哈市的中央大街逛了一下,那条大街还真的不错,还有好多外国人,估计大部分是俄罗斯人吧。然后在松花江边走了走,还在松花江里划了一小时船,江边的风很大,感觉很好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