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比利时中文学校代课

以前关注过外国人学习汉语的现象。没想到今天居然在比利时替人教了四个小时的中文课。比利时根特市华协中文学校的彭加瑜老师由于有事情,委托我帮她代一下这门课。代课这事我以前干过。那是在国内的时候,代过一个学期中专学校的课,见识了一帮不太爱学习的90后孩子。不过,给外国小朋友们上课从来没有过。

上课的内容并不复杂,按照所列出来的大纲要求,带领学生们复习功课,做课后练习,核对答案等。中文对于国人来讲,自然不在话下。就好像随便找一个美国人,到中国都可以当个非常不错的口语老师——虽然他们的语法未必及中国学生。我最感兴趣的是他们的中文水平以及课堂气氛。去了以后才发现,其实这些学生都是华裔,大部分是中国移民的......

注意实验过程中的健康安全和环境污染

作为理工科的研究生,一般都需要做一些实验。没有实验验证,理论就难以行得通。在操作实验的时候,就会接触到各种各样的实验材料,比如化学试剂。有些化学试剂看起来透明清澈,但毒性很大,对人体的健康影响巨大。因此,实验室安全教育就尤为重要。如何在实验过程中保护自己,如何处理实验室中的垃圾等。否则,还没有把科学研究搞清楚之前,身体健康倒被科学研究搞倒了。

我曾经在中科院青岛某研究所待过一段时间,看到他们从事生物方面的实验研究时,用各种化学试剂对海洋生物提取DNA,然后PCR跑电泳等。一位比我年长的研究生告诫我,没有事的话,不要进入这些生物实验室,都是有毒的东西。他还告诉我,他们的实验污水几乎直接就排到了......

儿童多语言或双语言环境下语言学习问题

如今越来越多的小孩在国外出生并长大,这样面临着在家里和父母讲中文在其它地方讲当地语言的事情。对于这种双语言甚至多语言环境里成长的小孩,他们的语言学习问题怎么办?是以中文为主还是以外语为主?

我小孩出生于比利时,10个月大开始送到我所在大学(根特大学)的托儿所,当初希望他能够和其他小孩一起玩而不至于太孤单。到现在已经将近两岁半,中文没有问题,因为我听得懂,荷兰语我虽然不懂,但据托儿所的老师说,也没有问题。这是怎么做到的?说说我的故事。

我暂时所在的比利时国家虽小,却有三种官方语言:荷兰语、法语、德语。我所在区域是荷兰语区,当地人们自然讲荷兰语——不过大部分人也会讲英语,就好像你去山东了,山东......

在国外如何回答与中国有关的敏感问题?

记得去年根特大学中国留学生新生见面会时有同学提到,在国外经常碰到外国人问起与中国相关的敏感问题,年轻学生对于老外有意无意的冒犯很是冲动,但源于不成熟和不理性也难以作出充分的回答,于是当时这位同学向驻比利时教育参赞求教。

参赞先生的回答当然不会有错,大意是要讲清楚,不理解是由于双方沟通不充分。不过由于参赞身份和场合的原因,他的回答并不彻底,类似于“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固有领土。日方企图以通过决议的方式强化其立场的做法是非法和徒劳的,改变不了钓鱼岛属于中国的事实”,所以达不到私下交流的那种自由。

我个人觉得面对这种问题时,需要一个诚实的态度,即如实回答。可以不说,但不必对不了解......

在比利时我们这样过年

国外人一般不过春节——越南、新加坡、韩鲜、韩国、泰国和马来西亚除外,就像中国人基本上是不过圣诞节的——当然现在的年轻人喜欢圣诞完全是赶时髦等其它原因。我们所在的城市——比利时根特市没有唐人街,但华人留学生还是不算少——现在全世界哪儿华人都多,所以我们自己过年的活动还是有的,毕竟春节是中国人最大的节日,甚至是中国人为数不多的“信仰”之一,为什么是之一?因为我们还信仰“钱”,美国人在钞票上印着: In God We Trust (我们信仰上帝),我看我们也可以在人民币上印上: In Money We Trust.

扯远了,就此打往。还说过年,坛子所在的Magnel实验室所有的中国学生今年都没有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