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种基本函数求导法则

六种基本函数求导法则,有时候需要用,又苦于查找,特总结在此:

常数函数, (C)’ = 0

幂函数, (x^a)’ = ax^(a-1)

指数函数, (a^x)’=a^xlna (a>0,a<>1)

对数函数, (loga X)’ = 1/(xlna) (a>0,a<>1)

三角函数, (sinx)’= cosx

反三角函数, (arcsin X)’=1/√(1-x^2)

越是基础的东西,越不能少,因为它们是基础,就好像“因为是因为,所以是所以”,这难道是废话?

和导师预约

昨天和导师预约谈一下课题的事情,后来老师又说没有空,大概是过两天要去南方开会,需要整理材料,看来又得等下次了。

有时候实在不明白,导师带学生,到底应该把学生放在什么位置呢?我的导师还算是非常好的了,要是遇上很不负责任的导师,那是多么尴尬的情况呢?

读不读博士?

“这得看你个人的追求,你要是单看钱的话,我现在有的同学发财了,当官了,那就没法说了。”

这是我的弹塑性力学老师曾经和我聊天时说的一句话。

念不念博士呢?这是我进入研究生学习之始就开始思考的一个问题,它甚至陪伴了我的整个研究生阶段。最近学院里关于念不念博士的事,出现了较大的变化。四个院士除了沈世钊老师没有学生退出博士外,其它三个院士都有同学退出直博(直接攻读博士学位,即不用进行全国统一入学考试,相当于保送博士),这似乎让本来就没有多少人数的直博同学有了一些想法。

如果把直博的这群人比作社会主义阵营的话,这次退博事件简直就是东欧巨变,苏联解体。我们这一届本来共有22名同学确定直博(共有10......

考完试了

终于忙完自己的考试了。算是松了一口气。说实话,这一段真够吓人的,这些鬼东西——该考的科目都是一些自己不懂的东西。

我发现了一个有趣的事,我记得自己小的时候,那时候上学学东西,也是自己不懂的,所以那个时候,说是学习,更多的是自己在那背东西,后来等自己长大了,才能理会自己所学的东西,尤其是高中那会儿,我对自己所学的科目算是理解得比较透,那一段日子真是令人怀念。如今,等自己上了研究生,却发现自己所学的东西又变得不会了。

难道是两极都一样了?

刚开始上学的时候和现在快要上完的时候,都学不懂了?

其实想想原因也挺简单的,小时候是自己的智力水平还不到那个层次,自然是理解不了的,只好背了。现在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