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息,神父!

10多天前的一个中午,我收到一封邮件:

Dear OBSG friend,

We are deeply sad to inform you that father Charles de Hemptinne, founder of OBSG and Club van Eyck passed away on Wednesday 10 May, 2017.

He will be sorely missed by the whole OBSG family and all who were touched by his warmth and gentle soul. May he rest i......

英国谢菲尔德的学联春晚

和根特一样,谢菲尔德的中国春节也有晚会,同样是当地学联联合联合其它机构(孔子学院)举办,目的是为了给华人留学生还有当地英国人一个聚会互相了解的机会。

谢菲尔德的羊年春晚定在2月16日,一个星期一,地点是谢菲尔德市政厅。我初来乍到,也带上儿子和家里领导一起去凑个热闹。本来我还问了赖博士全家是否愿意去,可惜他晚上公司领导请客吃饭,无法成行。

门票较贵,成年人8英镑一位,儿童也需要5英镑,提前预定分别能优惠一英镑,想起原来我在根特的春晚,都是5欧不到的价格,还管一顿绝对饱饭。

一进市政厅,发现服务人员都是市政厅的工作人员,包括售票的工作人员,几乎全部是英国人,我这才明白为什么晚会不是订在周末,......

一个比利时年轻人眼中的中国

以下是我几周前在英国和我的比利时同事的网上聊天记录,考虑到其中的内容敏感性,我犹豫了一段时间是否将它公开?最终我决定公开它,这不是一个坏的决定。我将所有对话从英文翻译成中文。

他是我在比利时实验室的一个同事,比利时人,比我稍年轻一些,从事水泥混凝土方面的研究。2014年,他亲自去过中国出差,体验过中国厦门和武汉等城市。以下,F是我同事,T是坛子。聊天始于2015年1月16日9:23pm(格林威治时间),结束于11:47pm。

F: Hi, 你最近怎么样?你什么时候会再回根特(比利时)?我希望能请你到我家聚个餐?几周前,你离开(比利时)时我没有机会和你说再见。我希望下次你来根特时,有机会说......

一部手机的离奇故事

几天前的晚饭后,朋友的父亲过来找我,掏出一部手机,说不知如何开机,要我帮忙看看。手机挺大,样子不旧,于是问他手机哪儿来的?他说买的。

我奇怪:“你从哪儿买的?”在这人生地不熟、不懂当地荷兰语和法语的地方(比利时根特市),我不敢相信他一六十多岁的中国老头子会购买手机。

他告诉我,白天在火车站闲逛,一个外国人举着这个手机给他看,伸出三个手指头。他觉得不错,就给了人家30欧元,把手机买了。买回来充电后却开不了机。

我听完告诉他:“你可能上当了,这是中国经常有的事情,给你看的时候是一部好好的手机,给出一个极低的价钱后,拿到的就是一个模型,就是手机店里常见的手机模型,真的手机早在不注意的时候掉了包......

那钢镚清脆地砸到了碗里

那年,我在哈尔滨。哈尔滨的冬天,气温经常零下十来度,街上的积雪被行人踩成了厚厚的冰层。我走在街上,看见一个衣着邋遢的老者,蜷缩在人行道旁,前面摆个碗,他是一个乞讨者。

我那天心情不太好,感觉他比我更可怜,于是掏出一个一块钱的硬币,远远地朝这位乞讨者的碗里一扔,那钢镚清脆地砸到了碗里,响了几声。老者估计一天也没收到几个钱,听到这声响,抬头看着我,那眼神充满着感激。我心里想:“大街上那么多人来来往往,都当一个乞讨者不存在,我能给你也算不错了。”我在同情他。

出于好奇,我走近他同他聊了一会儿,他用浓重的山东口音告诉我,他来自山东沂蒙山区,家里穷,没人赡养他,夏天自己种点地,冬天没事情可做,于是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