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比利时年轻人眼中的中国

以下是我几周前在英国和我的比利时同事的网上聊天记录,考虑到其中的内容敏感性,我犹豫了一段时间是否将它公开?最终我决定公开它,这不是一个坏的决定。我将所有对话从英文翻译成中文。

他是我在比利时实验室的一个同事,比利时人,比我稍年轻一些,从事水泥混凝土方面的研究。2014年,他亲自去过中国出差,体验过中国厦门和武汉等城市。以下,F是我同事,T是坛子。聊天始于2015年1月16日9:23pm(格林威治时间),结束于11:47pm。

F: Hi, 你最近怎么样?你什么时候会再回根特(比利时)?我希望能请你到我家聚个餐?几周前,你离开(比利时)时我没有机会和你说再见。我希望下次你来根特时,有机会说......

柯文哲:从台大医生到台北市长

看新闻,得知新当选的台北市长将施政纲领通过GitBook发布,这本来是一则IT新闻。我一看这个新市长的名字:柯文哲,感觉好眼熟,搜索一下,得知他就是我之前了解到的那位台北台湾大学外科医生。

那是在Youtube上看到的一个TED视频:《生死的智慧》,演讲人就是柯文哲。阮一峰博主用图片和文字特别介绍过柯文哲的这个演讲,看不到Youtube的可以到该博文查看。

我很喜欢柯文哲的这个视频,关于生死的话题和人生意义,能有多少人讲透?也许他这种天天将生命挽救于生死线上的人更适合讲罢了。

他在演讲里,讲到了人对社会的贡献和责任,他用了一个a的n次方的比喻,当一个人为社会做一点点正贡献,a大于1,a的......

这个操蛋的世界

五年前,世界经济危机发生,到现在似乎还未走出这个泥潭。三年前,从突尼斯发起的“阿拉伯之春”,到后来的利比亚、埃及,推翻了一批所谓的独裁总统,革了一些人的命。

今天,人们依然没有看到这些国家有好转的迹象。叙利亚国家的内乱甚至会遭到世界警察美国军队的光临。埃及的民众认为穆尔西统治下的新埃及还不如革命以前,部分民众甚至要求军队干预——当然这正中军队领导人下怀,把时任总统穆尔西赶下台。

真正民选的穆尔西固然恋权,拿得起放不下,和美国总统现任奥巴马是一丘之貉:选举之前连连承诺,选上后就不断改变承诺的内容。但是,埃及民众也过于心急,以为换了总统后,一夜之间一切会变得美好。社会与经济的发展并非一蹴而就的......

一本好书-独裁者手册 (The Dictator’s Handbook)

先讲个故事:

十九世纪末的比利时国王利奥波德二世完全有理由成为一些人心中的偶像。他大力推动民主自由,在四十多年的任期内,把比利时从一个专制非民主国家成功地变成了一个现代民主国家。他赋予每个成年男子选举权,甚至比美国提前半个世纪立法允许工人罢工。他对妇女儿童的保护领先于整个欧洲。比利时1881年就普及了基础教育,确保每个女孩都能上到初中,并且在1889年通过法律禁止十二岁以下儿童工作。在利奥波德二世治下,国家的经济像政治一样获得了大发展,他比罗斯福更早采取建设公路和铁路基础设施的手段来减少失业和刺激经济。

然而在非洲刚果这个比利时殖民地,确切地说是利奥波德二世本人的殖民地,他完全是另外一个......

关于十八大的一点感想

我是一名党员,七年党龄,不过党代会代表的选举我并不知情。难道我已经不是党员了?因为党章规定六个月不交党费算退出,我有三年没有交党费了。但我相信像我这样的人群,可能有特殊规定,反正“规定是死的,人是活的”,党章还经常修改呢。无论如何,我依然保持对党代会的关注。

本次大会报告描述:下一个十年,人民收入翻番。这似乎是一个美好未来。十年前的大会,我对那种收入翻番的描述深表怀疑。我现在对收入翻番一点也不怀疑,因为名义上的GDP翻番并不能真正说明问题,能享有多少物质上的劳动成果才是干货。如果1000元的月工资能买两平方米住房,谁也不会要那10000元月工资却只能买半平方米住房的“高工资”。同样是修理水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