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趣的广度与深度

黄仁宇在《万历十五年》一书中如此评价明朝思想家、历史学家和文学家李贽:

但是涉及面虽然广泛,却并不等于具有多方面的精深造诣。他写作的历史,对史实没有精确的考辨,也没有自成体系的征象。大段文章照史书抄录,所不同的只是按照自己的意见改换章节,编排次序,再加进若干评论。

在接触小说的时候,他所着眼的不是作品的艺术价值和创作方法,也就是说,他不去注意作品的主题意义以及故事结构、人物描写、铺陈穿插等等技巧。他离开了文学创作的特点,而专门研究小说中的人物道德是否高尚,行事是否恰当,如同评论真人实事。

再则,即使是阐述哲学理论,也往往只从片段下手,写成类似小品文,而缺乏有系统的推敲,作结构谨严的长篇......

世界之小与巧

土木坛子

我的笑容再猖狂,都无法掩盖我心中的彷徨。

A

两年前,我在挪威参加一会议,认识一位来自澳大利亚的年轻研究者,在会议最后的晚餐上,我和他坐在一起。他研究的方向和我有些类似,在这个研究领域里已经非常有名,和他交换名片的时候,他说他将要到英国的Sheffield大学去执教。我向他表示祝贺,他基本上到英国后就升为教授。

两年后的最近,我很偶然地发现他有一个研究项目,且与中国的合作关系非常紧密。我与他联系,提起我们曾经在挪威见过面,他一看到照片,说......

水泥的重要性和水泥行业的未来

混凝土是世界上使用最广泛的土木工程材料,这得益于它便宜的价钱、巨大的产量。几乎是常识,制造混凝土需要水泥(还有水和砂石骨料)。但是,水泥被全世界许多人们认定为CO2(二氧化碳)碳排放量巨大的建筑材料,因为在生产水泥的过程中,燃料燃烧和石灰石煅烧分解的确会排放CO2(更不消说落后水泥厂的粉尘污染),大约一吨水泥会排放一吨CO2. 整个全球水泥行业排放的CO2总量,约占全世界非人为CO2排放量的5-8%,这不是一个小数字。

环保:将昆虫摆上人类餐桌?

如果和老外们讨论起吃狗肉的事情,他们总会表现出一种无法理解的态度,这种态度就好像你在吃人肉似的。西方世界中的小狗是一种再普遍不过的宠物,日久生情的宠物如同家庭成员一般。

事实上,“吃”本身就是一种生活习惯、文化传统。一个地方的民族吃的这种动物,在另一个民族看来,是不可思议的。最简单的例子,伊斯兰教信徒们看着我们吃猪肉是不能接受的,我们吃的牛肉在印度人看来也是不可理喻的。法国人会做出欧洲其它地方不怎么吃的青蛙和蜗牛大餐,德国人却有一道其他欧洲人不吃的猪肘子。中国人自然无所不吃。我想这大概是 “one man’s meat is another’s poiso......